搜 索

关键字:
栏 目:
 

友情链接

 
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群英荟萃

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

2010-07-05 16:38:53 作者: 来源: 浏览次数:1217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引导高中生在爱恋中形成人格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堰市东风教育集团第六中学    

 

     处理高中生的早恋问题是比较棘手的,尤其是少数高中学生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下,他们在学习中找不到成功的乐趣,那么就把感情寄托在与异性的交往上。在男女同学的爱恋中显得非常低俗,有的把没有交上男女朋友认为是没能耐,有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过分的亲热举动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当众互称老公、老婆的比比皆是。有的为情大打出手,有的甚至出现无法控制的性冲动。面临这样的现状,要引导高中生在爱恋中形成人格美,培养他们具备与异性建立高尚关系的态度、能力,加速其社会成熟进程势在必行。高中生在身体上已经成熟了,你想遏制他们与异性的交往也是遏止不住的,他们对爱情的向往犹如这满园的春色,艳丽的红杏自然而然的是要出墙的。不能遏制,只能引导,使他们在人生的关键时刻,能够引导他们对爱情有明确的认识,使他们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。因此高中生的性教育不可能只是生理上的教育,性教育的最终目的,在于使他们形成正确的性道德观念,使他们在性问题上的行为高尚起来。

 那么怎样引导高中生在爱恋中形成人格美呢?

   首先,作为教育者应该对高中生的异性交往有充分的认识,要转变观念,对他们谈恋爱不要“谈虎色变”,大惊小怪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我们对青少年的要求大多是教育他们有崇高的理想,不要对“性”有非分之想,“先立业后成家”一直是我们的“口头禅”,那么究竟怎样成家,成什么样的家,这些我们作为教育者不去研究,而一味的埋怨我们的孩子们,不要他们显示人性的一面,一旦学生出现对异性的关注,我们就会觉得这个孩子没有多大的出息。这种做法与“防人之口,甚于防川”是“殊途同归”的。堵是不行的,关键是疏导。我们回顾一下,在年轻的时候哪个对异性没有想入非非呢?生长在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的人都还记得,那时可以说对性“禁锢的比罐头还要严”,但真正的情况是怎样的呢?照样有地下谈恋爱的年青人。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看《青春之歌》,我们班的男女同学把书中有关林道静与余永泽恋爱的段落都翻乱了。但我们成人了,怎么对青少年的恋爱就感到不正常了呢?这里我引用《红楼梦》里刘姥姥的话:“打小都从这儿过来的”。教育家卢梭明确地说:“想把他培养成一个自然的人,但不能因此就一定要使他成为一个野蛮人,一定要把他赶到森林中去。”尤其是当今生活水平的提高,青少年他们在生理上成熟的更快一些了,对异性的向往这是自然规律啊,谁也无法回避。而我们作为教育者每当他们表现出性好奇和对异性的爱慕时,往往就被一句“不要学坏”、“不准谈恋爱”的道德准则所压制。根据调查,在高中生主张可以谈恋爱的人数虽然不多,但认为可以有专一的异性朋友却不少。其中有少数人已有约会、爱抚、接吻的行为,仍不知是交朋友还是谈恋爱。这说明对异性交往存在一种非理智的,由情感冲动而牵动的状态。关键是让我们的学生要认识到什么是正常的异性友谊,什么是超越友谊的感情与行为,什么是合理的、健康的交往,什么是越界的、不健康的交往等等。根据违法犯罪青少年的调查证实,他们普遍曾受到不良性意识和性行为的诱惑,其中不少人正是从性偏离开始陷入泥潭的。怎样使青少年认识到男女之间的爱恋是很正常也是很高尚的,而性教育的目的,不仅仅在于让学生掌握性知识,更重要的在于他们理解性的本质及社会功能,培养他们对爱情、婚姻、家庭的责任感和义务感,正确同异性交往,要让我们的青少年认识高尚圣洁的爱情究竟是怎样的,努力缩短其社会成熟的进程。这些都是我们做教师的应该研究的。作家庐隐说:“人生若无感情维系,无论海阔天空,也难使郁结之心消释。春天的玫瑰花芽,不是亏了太阳的照耀,怎能露出娇艳的色彩?关心是情,友谊是情,恋爱也是情。”

对高中生进行高尚爱情观的教育,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里是非常必要的。如革命传统教育,《红岩》中江姐式的革命爱情,《刑场上的婚礼》中周文雍与陈铁军的高尚爱情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中保尔式的爱情等等,这些都是我们对高中生进行革命的传统教育,树立高尚爱情观的最好教材。还有让学生了解不同时期对高尚爱情的理解,如我国在新中国建立时对革命自由爱情的向往,五、六十年代对劳动者爱情的向往,六、七十年代对军人爱情的崇拜,八、九十年代对知识爱情的憧憬等等,这些都反映不同时期爱情观,但无论怎样变化,都反映了年青人对高尚爱情的向往。

其次,必须引导青少年克服社会性文化的浅层次对青少年的消极影响。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展,社会文化已冲破单一模式,出现多元性、多层次的繁荣景象。商业文化的开放,为浅层次文化扩展开辟了形式多样的渠道。

   青少年的性心理本来就处于萌动状态。在观念交错、形式多样、层出不穷的性冲击的社会文化环境中,他们萌动的心理也被诱发了。缺乏社会经验和生活经验的青少年学生,出于性心理发展的需要,在反对传统观念的思潮影响下,既容易把传统美德抛弃,也容易误把腐朽当成时髦,性道德水平落后于性心理发展的倾向开始出现。处于低文化层次环境中的道德素养较低,自我控制能力较弱的青少年学生,更容易被社会文化的性刺激因素所诱惑,出现性观念的偏离和性交往的失误。

让高中生明白爱情的本质。恩格斯指出爱情是“人们彼此之间以互相倾慕为基础的关系”。性爱、理想和义务是构成这种感情的三个基本要素,三者有机的统一是“真正人”的爱情的基本含义。使中学生懂得真正爱情必须有高尚社会道德的哺育和滋润的道理;事业第一,爱情第二,这是恋爱的出发点和基本道德要求;爱情从属于事业,服务于事业……事业又为爱情开拓沃土,供给阳光。懂得这一辨证关系,冷静地思索爱情的真谛,诚心地培养高尚的情操,严肃谨慎地对待这个问题,尊重人格,是自身高尚品格所要求的道德准则。

   我们在培养高中生高尚的性道德时应该注重下面三个问题:1、培养高中生正确的性观念、性态度和道德责任感。要向他们说明,人的性行为不仅涉及个人的生活,而且产生对他人(夫妻、父母)和社会的影响,性与爱不是一回事,爱不仅是获得,而且是给予;爱需要承诺和奉献精神;性爱不是性器官之间的相爱,而是两心相悦相许,因此性爱决不应当仅仅是出于生理需求的轻率行为。2、在净化文化市场的同时,要培养高中生自觉抵制“黄色公害”的诱惑。社会要为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提供健康、有益、适宜其特点的读物和影视作品。要严格禁止在大众媒体中传播淫秽的东西、色情与暴力的故事。要告诉他们,色情文化中所传播的性,已脱离了正常与健康的人类性爱,它宣扬的是无感情的、非人格化的性行为,并且还往往充斥对女性的偏见、蔑视和对暴力的颂扬,是毒害青少年的精神鸦片和性垃圾。青春期是性道德的学习训练期和实践期,要培养自己良好的性适应能力和性自制能力,使自己既能应付复杂的社会文化环境,又能培养接受成熟爱情的积极力量,防止性越轨行为的发生。3、发展正常的异性交往。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异性充满神秘感和好奇心,这时提倡集体交往十分重要。尤其是对今天的独身子女来说,发展校内异性之间的群体交往,对弥补家庭中社会化环境的欠缺是有好处的。由学校或团委组织文娱、体育活动,满足少男少女的交往需求,可减少男女生个别接触的兴趣。因为集体交往可以使他们的心理需求得到满足,使性心理得到平衡。

   第三,利用高中语文教材培养学生爱恋中的人格美。

   高中语文教材也有不少涉及爱情题材的作品:《林黛玉进贾府》细腻描写了十三岁的贵族少女林黛玉与宝玉的一见钟情,宋代柳永的词《雨霖铃》写了男女恋人“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”的真挚情感,话剧《雷雨》描写了周朴园与鲁侍萍的复杂爱情关系,舒婷的诗《致橡树》颂扬了崇高独立理解的爱情观。《诗经》中是诗歌《氓》写了一位少女怎样被一为痴情的小伙子死缠硬磨,最终与小伙子成家后而遭抛弃的。《孔雀东南飞》中刘兰芝与焦仲卿之间是生死之恋。据人民网报道,辽宁省鞍山市26中学针对青少年时期身心发育的特点,在课堂上结合语文教材中一首爱情诗《我是一条小河》,直面爱情追求是敏感话题,告诉青春期的孩子们什么是爱情,爱情的美好以及它与亲情、友情都是人类情感的重要组成部分,从而正确地引导青春期的孩子们认识爱情,使他们了解“爱情并非仅如《流星花园》、《泰坦尼克号》中主人公所展现的爱情,父母之间太过平凡的爱情中更包含着情感与事业上的志同道合。”2003年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新近推出的“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”中,作家阿来获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《尘埃落定》,成了入选的当代长篇小说。由于小说中有一些关于性的描写,从而引起了部分学生家长的担忧。

 其实我们不必为教材有了爱情描写的内容而担忧,有时不要把我们的孩子们看的什么都不知道,想努力保持他们在性方面的纯洁性,实际并非如此,他们背着我们大人,接触的性作品比这要复杂的多,如果我们不用反映高尚爱情的作品去感染他们,去影响他们,那么他们的世界就会被那些低俗的文化所占领。有时也不要看低我们的孩子,大多数高中生他们对性并不都是低俗的。我记得在高中语文新教材的第一轮实验教学中,上到《断臂维纳斯》这一课,当时课文没有图像的插页,我就将维纳斯雕塑画像印发给同学们,对于这样一个裸体的画像,我看没有一个同学对此进行亵渎,比如在图像上画一些东西。美的东西都是共同的,高尚的。因此对描写爱情的文学作品进入中学课本,并不值得大惊小怪,我觉得这种描写高尚爱情的作品应该在更早的时间进入我们的课本。高中语文新大纲规定“通过语文教学培养学生提高道德修养、审美情趣、思想品质和文化品位,发展健康个性,形成健全人格”。那么引导高中生在爱恋中认识美形成美的人格,必须发挥课堂主渠道的作用。使学生从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中汲取爱情的营养,去寻找真正的高尚的爱情家园。

   我把高中教材中有关爱情的作品分为了以下几类:如优美的抒情类的:如小说《边城》、《荷花淀》、柳永的词《雨霖铃》、李清照的爱情诗歌,戴望舒的诗歌《雨巷》;在教学中引导学生从分析作品的背景出发,研讨这些经典的爱情作品是怎样显示一种道德的高尚的人格美。这类作品在阐释爱情时无论是小说还是诗歌,将爱情的意义描述的很纯洁很美好,并具有为高尚的爱情而献身的精神。如小说《边城》中看起来是一种三角恋爱,湘西优美淳朴的景色,也给这个爱情故事染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天保与傩送他们对翠翠的爱是那样的纯洁和神圣,他们为自己心爱的人有一种奉献精神,表现了人类健康、优美、质朴的人性美和人情美。《荷花淀》更是一篇崇高爱情的抒情诗式的作品,在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,作者将笔触深入到一个游击队长家庭的爱情生活,尤其在“夫妻话别”一段中,写出了夫妻之间细腻而深厚的爱,那种温柔缠绵含蓄的夫妻之爱在民族利益高于一切时,显得是那样的高尚而无私,不能不令人潸然泪下。

   大胆直白类的:如诗经中的《静女》,古诗《孔雀东南飞》、《古诗十九首》中的部分爱情诗,诗歌《致橡树》、普希金的诗歌《我愿意是急流》、小说《林黛玉进贾府》等等;如《致橡树》是一首标准的爱情诗歌,但它不像常见的爱情诗,跳出了一般爱情诗的窠臼,摆脱“情网中人”的意乱情迷,以“局外人”的身份观照爱情,对爱情的本质进行了一番理性的考问和判断——“伟大的爱情”是一种相互的理解和平等。作者舒婷以她的敏感、清醒和深刻喊出了女性对独立人格、健全心智、男女平等的向往和追求,她不被世俗所羁绊,表达了一个成熟知识女性对理想爱情的呼唤和憧憬。古诗《孔雀东南飞》、《古诗十九首》中的部分爱情诗,这一类的作品由于时代背景的不同,作品所表现的爱情也打上了时代的烙印,但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对爱情的忠贞,这对于现代青少年中所显现的“不求天长地久,只求一时拥有”的爱情是完全不同的,对青少年的爱情观起到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   还有贬斥类的:如诗经中的《氓》、鲁迅小说《阿Q正传》、曹禺的话剧《雷雨》等等,这一类的作品对爱情的严肃性做了很好的阐释,“阿Q式的困觉爱情”、“始乱终弃的”“乱伦的”爱情,肯定都是遭到贬斥的。

    教学中这些爱情观自然而然的渗透,使学生在对经典爱情作品的学习中,不断地陶冶情操,逐步养成在爱恋中的人格美。